Eliminate The Inevitable #暴力街区2014,Damien/Lino

又名达米安和里诺两个人之间实在无法避免的各种蠢事儿。

※Brick Mansions :Damien x Lino无差

※R, 后文含有少量的低俗用语和语言暴力。


Scence.1

   Damien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Lino从屋里赶出去。

   认真的。

   Lino盘着腿光着脚坐在堆起来的Damien刚买的靠垫上。那条脏兮兮的裤子好像是从上次见过之后就没再换过似的,上面布满了各种可疑的热狗酱和灰土。听见钥匙转动响声的Lino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拉开窗户就想逃出去,直接被大吼着“Lino你又搞什么鬼”的Damien抓了一个现行犯。

Damien冲进房间直接把Lino头朝下按在了靠垫上。软乎乎的,Damien居然喜欢这种可怕的东西,Lino在被闷死之前想着,鼻梁差点被脖子后面的手按断。Damien粗糙的手指抓住Lino稍微长长而没有去剪的头发,一口气把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结实小个子提起来按在沙发上。

然后他冲过去锁窗户。所有的。挨个上锁而且在最下面的锁扣上面按死转紧——他特意换的高层用带锁的窗户,在被Lino用他出色的跑酷功力砸碎了三套漂亮的窗户之后。Damien找来了双层的防弹玻璃和带锁扣的窗户安在自己的房间里。这糟糕透顶了因为这东西贵的要死,Damien愤愤的想着,但是再贵也没有三天两头的被某位不素之客砸碎重换要来的心痛。

Damien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小个子法国臭流氓是怎么身手敏捷的爬上了四层,外加从外面就想办法勾开了窗户锁的。不速之客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坐在柔软的沙发里,盘着腿让自己尽量的陷进去。

Lino拿出一个枕头放在自己旁边。

“你这是想把自己藏起来吗。”Damien无情的指出了被抓包这个残忍、却又无法逃避的现实。伟大的,出色的地头蛇Lino在时隔三周之后又毫无自觉的跳进了窗户企图侵占不属于自己的房间——外加被当场抓包。

现行犯。

Lino的头低下去,嘴里嘟嘟囔囔的咕噜着谁也听不清的法语。

小胡子的手在不停的玩自己的裤脚,手指头来回揉搓着军绿色的牛仔布破破烂烂的那一部分,一根一根的把线挑开。愤怒的巡警一屁股坐在了对面的茶几上看着他,像是审讯犯人一样故意挺直了腰。

“老实交代,你这次又是来干嘛的。”Damien严肃的皱着眉头抱着手臂。Lino低着头然后挑起眉毛来看了这家伙一眼,紧接着鼻子里发出一声不甘心的闷哼再低下眼睛。

Damien被晾了一会儿,然后换了一个姿势敲着桌面坐好。金毛条子的脸上闪现出莫名其妙的尴尬,操,这可是在他家,他凭什么要尴尬。于是他咳嗽两声重新抱起手臂。

“Lino。”警官用这辈子用过最真诚的(或许有那么几次更真诚的,他不知道,也许是喝多了)语气念着这位破窗而入的“好友”的名字。“你到底想干嘛?”

“进来。”法国人抬起头,简单粗暴的用鼻子哼哼着回答。

“我当然知道你要进来!!”Damien愤怒的摔了自己的制服帽子。“上帝啊连我爷爷都要知道你成天到晚的要进来,你到底要进来干什么?你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女友,目前还有伟大的市长候选人为你做主,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得从我这里分一份儿啊?”金发的警察双手搭在对面流氓的肩上把鼻子顶在另外一个鼻子上怒吼。

Lino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认真的。

Damien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到Lino闭起眼睛又睁开眼睛,浓浓的黑色睫毛抖动着上下忽闪在他的眼前,眼球在眼眶里咕噜噜的滚动,和带着血丝的眼白刷的翻了一下。法国人歪着嘴角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好久没刮而乱糟糟的小胡子顺着那个鬼脸抽动了一下。

Damien的神经也跟着抽动了一下。

Lino从鼻子重重喷出一口气向后倒。

“……冰箱里有吃的。”他小声的叨咕了一句。

Damien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理直气壮的看过来的小胡子,那家伙的表情仿佛是做了什么高尚而伟大的解释说明一样。金毛条子没说话。Lino想着,用他黑亮亮的眼睛瞅了一眼,然后又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眯起来。他推开没反应过来的Damien然后也跟着抱起手来向沙发后面倒去拉开距离。

“……你说什么?”警官一脸不可置信的紧紧盯着对面。上帝啊,他盯得比盯那些蠢毒枭们的老窝还要紧,Lino感觉有点不太舒服的搓搓手。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感,法国人从桌子上拿起一罐啤酒打开。

“呃——就是……”他挠挠自己的头发,紧盯回去理直气壮的出声。“冰箱里有吃的。”

 

“冰箱里有吃的,你还要我说几遍。”Lino咬着三明治闷闷的出声。火鸡三明治,两片简单的切下来的法棍中间掏空,放上番茄切片生菜和大量蛋黄酱,最后从鲜肉罐头里面拉出两片薄薄的火鸡肉叠成花塞进中间。法国人天生就是要把食物做成艺术品的种族,当然首要前提是有食物,况且Lino把这技能全部在跑走私上就着外卖给吃光了。所以Damien又递给Lino一个现成的,被“裱花”的法棍三明治。“况且你还有法棍。”

“是啊,我不吃法棍。”Damien闷闷的出声。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发明的这种吃法,总之Damien自己只想来两片热热的烤土司上面涂满暖融融的黄油。完美。Lino的鼻子抽动了一下,似乎在耻笑Damien对于食物的低等级追求——虽然也不看看手里的三明治是谁填出来的。

事情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两个人坐在新沙发上吃着满地掉渣的东西。Damien心痛死了,但是最好这时候还是装作没看见。否则不知道某位神经质的跑酷大师会不会一高兴在房间里来一次完美的演出,报废掉新添置的几件家具。

Damien刚刚搬到Brick Mansions没多久,而且还是刚刚在警署的附近租了这么一件虽然很小但是价格极为低廉的小租屋。他刚刚搬来的时候已经吓傻了——脱落的报纸糊着墙,窗户只有两扇小小的破洞一般的东西,地毯上面居然有奇怪的霉菌在欢快的繁衍。

Damien花了一辈子来休整这件可怕的破屋子。

他现在爱死这间屋子了。暖色调的墙纸和实木家具,单人床简单但是足够,床头的书柜里塞满了自己最喜欢的书。尤其是有一个临街窗户的客厅,他特意为了这间可爱的客厅买了一个米黄色的超软沙发放在正中间,兼职做客厅、厨房和餐厅的伟大地方。Lino一开始对这个破地方嫌弃的要死,“我就算现在回去躺装了二十公斤货和洗衣液的那个浴缸也不会在这里住”,但是自从Damien开始把墙纸和地板动手铺上去的时候Lino就开始三天两头的往这间房跑。

法国佬从来不说话,只捣乱。Damien头痛的要死,为此他足足付出了一盏摔得稀烂的漂亮工艺台灯和一扇不再拥有玻璃的窗户的好报酬。说真的,法国人到底能不能用英语正常的交流?优秀的警察Damien可以为了执行任务跑去学可怕的中文,但是他不能做到和一个本来不想好好说话的法国人说话。即使是说英语。

“但是你冰箱里还是有法棍。”所以我来了。Lino自豪的表情似乎在邀功请赏自己驳倒了一个拥有优秀文化教养的条子,完美。

“me vantes pas*.”Damien闷闷的出声。

 




注1:me vantes pas. 少和我胡扯



-tbc-

欢迎捉虫。


评论 ( 3 )
热度 ( 27 )
  1. Ryan-犬狼一颗蠢萌蠢萌哒菜 转载了此文字
    啊菜好棒XDDDDDD

© 一颗蠢萌蠢萌哒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