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NC-17】Hunter Prayer-Sec.01

声明:

我就是想写肉还没写完,你们咬我啊。


Logan被放下来,双手紧扣在背后。Victor保证他被摘下来、并且被拉脱臼的脆响发出来的时候Logan牙齿间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呜咽声。他喜欢这个,因为很快那些缺失的地方就会回归原位,而这场绝妙的游戏就又可以再上演一次。Logan狠狠地盯着Victor的手,被强迫按低头,牙齿狠狠的磨着。

“这不怪我,我本来只是路过打算和你说声嗨。”Victor危险的笑着,拉起Logan的头发,用牙齿撞破了闭死的嘴唇。Logan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并且紧咬着牙,而Victor——是的,正如他千百次曾经做过的那样,用舌头舔吮齿缝之间的位置,轻咬着他嘴唇周围的皮肤直到Jimmy企图发出喉间的本能声音。事实上他的Jimmy也那么做了,所以Victor只是把舌头探进对方的嘴唇并磨蹭着他的舌尖罢了,全部的事实就是这样。他们的嘴唇之间发出啧啧的水声,糟糕透顶,尤其是Victor恶意的把声音弄得很大——至少Logan听起来是这样。他的头发被紧紧抓着,鼻子中喷吐的湿热气息混合在一起,滚烫而且火热。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不幸的是Victor接吻的功力好的他都要硬了。

然后Victor又亲了Logan好几次。湿润和红肿,咬破的血液和唾液都一并顺着嘴角滑下来。色情的接吻总是比初恋的甜蜜蜜要更加简单粗暴一些,简而言之就是Logan几乎是在几秒之内就觉得自己莫名的硬了。

当然说不定也有可能是因为Victor在用手抚摸他的后腰和股沟的那一部分。尖锐的指甲划过腰腹之间和背脊的刺痛感让Logan猛的蜷缩了一下,然后紧接着他满脑子又都只是湿润的诱人的啃咬。他现在敢肯定自己一定是硬了,因为Victor嘲笑一般的恶意按压着他顶在牛仔裤里的那部分。

糟糕透了。Logan想着。现在他宁愿那只手在他裤子里。

 

 

Victor的舌头在Logan的后颈上舔弄,舌尖上的味蕾摩擦着脊椎骨的位置让Logan不自觉的躲闪和颤抖。 把明显的牙按压在皮肤和血管上,Victor微笑起来——那种有些冷酷却又非常“温顺”的笑意。他用舌头濡湿狼的肩膀和后颈,用牙撕咬脊椎,爪子伸出来抓紧腰侧的皮肤。

只是狼獾血液的味道就让Victor兴奋起来了。他低下头用舌头舔起快速愈合伤口旁的血液味道,顺着腰线一路吸吮到小腹。Logan颤抖着并且不自觉的绷紧了腹部,铁链在晃动下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这并没有帮助。Victor近乎虔诚的撕咬着他的猎物,嘴角扬起很浓厚的笑意。他把嘴唇贴在Logan的小腹上,温暖的体温,活着的猎物总是比死亡的尸体美味的多。同类之间始于远祖的味道始终是他的最爱,Victor想着,解开Logan的皮带扣。

不适合接吻,他想。

 

Victor含住他阴茎的那一刻Logan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他怎么会这么擅长这个”;“之前从不知道他还有这种受虐般的深喉爱好”;以及“想想看现在的场景他就快要被羞耻填满了”这样的可怕想法。糟透了。他现在只想更加深入那污秽而且下流的嘴里,磨蹭到牙齿的尖端和粗糙的舌。这爽透了,Logan颤抖着想着,把腰部更深的送进去。Victor少见的发出被呛到一般的声音,然后用手把主动渴求着欲望的胯部按回紧贴墙壁的位置。

猛兽把猎物压制在锁链里,决心要每分每寸的猎杀自己的所属物。剑齿虎露出锋利的笑容然后开始用牙齿轻咬狼獾的小腹。粗糙的舌头舔过咬痕和伤口,刻意绕开颤抖着分泌出少量前液的前端,用手掌用力按压上去粗暴的触碰,指甲划过柱身,稍微用力的痛感让Logan腰部后撤。顽劣的猎食者笑起来,指尖更用力的划过去。Logan的嘴里发出轻不可闻的呻吟声——忍耐着痛感的那种呻吟声。Victor把嘴唇贴在他的大腿内侧,轻咬吮吸着他皮肤的一小部分。被啃咬的地方红肿起来。热气喷洒在皮肤内侧,夜晚冰冷的水汽裹在皮肤上结成薄薄的冷意。粗糙的舌头恶意的舔过褶皱和伤口,Victor的指甲陷入Logan的皮肤内。

细小的血珠流出来。Logan反射性的轻轻抽动了一下。狼獾收紧自己的牙齿,头侧向一边尽量避免看到Victor在对他做的事情。耳朵里充满着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和舔舐过的轻微水声,狼獾忍耐着不再呻吟出声。Victor把Logan的阴茎奖励似的含入口中,舌头舔过柱身和头部,口腔收紧。Logan张开嘴大口吸入冰冷的空气,脑子里确被热情点燃的全都是最原始的欲望——糟透了。

他想被操,这是最糟糕的事情。

   

不——更糟糕的应该是Victor也打算这么做。Logan的脑子里像是有濒死的动物在凄烈的嚎叫,这种感觉几乎要把他撕扯开了。Victor用阴茎磨蹭着他的,而这种热度简直诡异而且舒服的要让他叹气了。

Logan不是无声主义者——至少某种意义上不是。Victor喉咙里发出猫科动物一般特有愉悦的咕噜声,舌头从Logan的耳廓舔到下颌。他用唾液润湿猎物的嘴唇,侵占属于自己的猎物。糟透了,像是刚才一样,Logan几乎是几秒之间内就溃败到呻吟出声。

只有这一点可以完全摧垮他的坚持。因为接吻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他妈的稀罕而且火热了。舌头互相舔舐过去之后那种同类特有的气息在鼻腔里留下很长久的诱惑力。侵略性和充斥的性欲在感官里面留下极为直观深刻的印象。

那种感觉是滚烫的。冰冷的皮肤和滚烫的思维。他感觉现在的确应该有那么一个时期,自己可以被狠狠贯穿和侵略的时期——当然并不排除他也极度渴望着反侵略的时间。但是暂时他只想被这种可怕的支配感暂时占领。他想贴上去,恳求这个过程快一些并且狠一些。那种本能般的恐惧和性欲混杂在一起。Logan喉咙里发出几声短暂的,呛出来般的低吼。

“Victor。”

那种混杂着呻吟的低吼对意志几乎是毁灭性的。

“插进来。”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一颗蠢萌蠢萌哒菜 | Powered by LOFTER